陶杰:有计算机课程,没有网络教育

三月 3, 2008

nucifera:这篇文章有个很棒的摘语,那是汤恩比(Arnold J. Toynbee)的名言:“文明是挑战和对挑战的响应。”龙应台的那篇《咏儿和慧二——文明小论》对文明给了很清楚整体概述,而汤恩比的这句话则对文明演进的本质一针见血。

………………………………………………………………………………..

2008/03/02

  淫照风暴,纷扰未休,据报警方在当事人的计算机中还发现上万张作品,其他社交名媛和资深女星还是新的疑似女主角。但愿此说是流言。

淫照的争论,许多社会道德家企图扭转矛头,指摘网民,骂网民应该严守「非礼勿视」的孔子教条,不应该看。又有的舆论迁怒于传媒,大骂刊登新闻的传媒「推波助澜」──可笑的是,既然也有许多学者指淫照风波「坏事变好事」,有助于社会提高性教育,那么「推波助澜」的传媒,亦即「坏事变好事」的先锋,没有甚么好指摘,反而应该嘉奖。

淫照风暴的最大冲击,是戳破中国传统道德文化的面具。「非礼勿视」是两千年前的教诲,那时没有印刷术、没有电话电视、也没有互联网。互联网是人类文明的一场革命,集电话、邮政、电报、电视、电台、电影等现代通讯传播功能于一炉,发展的速度,远远超过中国式的僵化道德大脑所能适应的速度,淫照风暴在中国人社会中闹得人仰马翻,男主角成为过街老鼠,反而西方传媒在一边看热闹,视之为新闻甜品。男主角还得到「美 帝外国势力」的荷李活撑腰庇护,声称几张淫照上了网,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丑闻,反而可以来美国,「广阔天地,大有可为」,把道德人士气煞,景观在悲壮之中,充满惹笑成份,令人激赏。

因为互联网面世,超过二十年,就像一百五十年前的议会民主刚由西方传入中国之际,从来没有能力培养成熟的态度,面对一个西潮冲击的世界巨变。二○○○年,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梵蒂冈曾经召开红衣主教会议,讨论互联网对天主教信仰的影响。教宗多次与梵蒂冈的驻外大使谈到互联网的色情暴力信息问题,认为互联网是地球一体化的产物,在教皇社会科学院的一次讲话之中,教宗担心:「科技快速发展,许多国家的文化根本无力应对」(Changes in technology and work relationships are moving too quickly for cultures to respond),但天主教不可以随波逐流,必须对互联网的挑战及早在精神上有所因应。

在若望保禄二世的晚年岁月,梵蒂冈就互联网的伦理研究,用功最深。在教宗的指引下,梵蒂冈认为:互联网是继国家政权(Nation States)和跨国企业(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之后的第三种权力,此一权力的形成,首先是针对国家政权,尤其是独裁政权的挑战──从此,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一言九鼎的家长威权人物,因为每一个人都可以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中成为权威。人人可以向全世界演说,而且要求世界聆听,而且可以隐身、匿名、化装,从此世界不一样了,因为互联网,人类进入一个类似吸毒的「自恋、自我依据的感官刺激世界」。

也就是说:互联网对文明的贡献,在一个「联」字,四海一家,弹指天涯,知识交流,智能融通。但世界上没有那么美的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互联网会加强色`情暴力意识的渗透,但同时对一切权威和偶像,遇佛杀佛,却有摧毁的能力。

教宗呼吁:天主教不可以再像中世纪的裁判所和火刑柱一样,压制通讯和言论自由,即使互联网的通讯和言论会危害信仰。相反,西方国家要马上设立「互联网教育」──不要只教学童怎样用计算机,也就是只推广所谓Computer Literacy,而是培养青少年辨识、判断、评估互联网内容的能力。做到这一点,互联网就会增进人类文明的「团结」,做到「大同」(In the service of Common Good)的理想,「其中尤其不可轻言审裁,除非在极端的处境。」(Censor ship should only be used in the very last extremity.)若望保禄二世的结论,焕发着智者的光辉。天主教经过千年演进,对人性的阴暗面培养了成熟的态度。

西方的教育,从小协助儿童正面认识人性与生俱来的「七宗罪」,包括色`情和嫉妒。以宗信仰为经,认识七宗罪,复又以理性宽容为纬,对人性的原罪有效疏导。七宗罪以「暴食」(Gluttony)为首,今天欧美的公民和儿童,吃麦当劳、喝可乐,国民偏向痴肥,但同时又衍生纤体工业。英国的小厨神占美奥利华,有感于儿童暴食无道,近年义务为英国的中小学设计健康的餐单,这些都是宗`教和理性的结合,东方的社会,跳健康舞、上健身院,只有在后面跟的份儿。

英国历史学家汤恩比的名言:「文明是挑战和对挑战的响应。」中国一百年来的所谓「现代化」,只崇尚西方工业文明的硬件。特区政府十年以来,向教育界增拨资源,以金钱数字为尊,花了多少亿,只讲全港中学增购了多少具计算机。香港的「计算机高科技教育」,限于「计算机技识」(Computer Literacy)的层次,学校没有「互联网育」(Internet Education),怎样利用计算机,释放一代青少年的想象和创意,香港的教育制度更远远谈不上。

对于互联网此一新事物,香港道学家阵营的脑筋停留在清代,不是主禁毁,就是力竭声嘶地高呼「非礼勿视」,在他们眼中,互联网的色`情物品,不过是线装书的《金瓶梅》,他们还停留在宋明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的反人性的层次,而不是像现代的天主教,视人欲为自然,但由信仰、科学、理性以约制疏导之。

此所以全球的互联网,打进一个Sex字,有逾十四亿个网站;每天点击率最高的字眼,不是裸体,就是性器官,欧美的风化罪有没有因互联网而增加、多了许多倍的少年色情狂?还是早就因应互联网的潮流,在性教育和偶像崇拜方面,做好了疏导分流的大业?

对于香港的艺人,阅其气质,观其成就,一个公民,成熟的态度,应该是即使没有这批淫照,也不会仰望崇拜;看了这批作品,对他们的观感评分,没有影响,与从来没有看过的时候一样。看淫照,只是凡人;坚决不看,是柳下惠一样的圣人,但以中国这种社会,你相信还有圣人吗?还是成千上万的伪君子?

「非礼勿视」,两千年前的口号,又岂能解决二十一世纪的问题?一百五十年来,中国的失败,就是无力应付新的挑战。陈冠希投奔荷李活,传言《蝙蝠侠》第三集还要为陈先生加戏。不知荷李活会不会回香港中环补景?届时人山人海,警方为荷李活拍戏开路,那时的男主角不知会不会又成为香港的文化大使?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