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美亚花露

五月 6, 2008

黄金冒险号
2008/05/04

  美亚花露在外国记者俱乐部讲达富的种族大屠.杀,展示许多幻灯片。
  
  达富在苏丹的西部,苏丹的回教政府,纵容阿拉伯人组成的兵团向不信回教的达富土著灭族,其中一张图片,是一个小女孩,骑着驴子逃跑。天空的远处,有一架军用直昇机。美亚花露拍了照片,仓皇撤退:「我们走后,直昇机就飞过来扫射。图片中的小女孩是死是活,一直没有消息。」美亚花露的胆子很大,亲去达富,生命有危险。一个保护儿童的国际组织的主任,几天前刚刚被枪杀。「二○○四年,我第一次去达富,看见许多驴子,现在,遍地都是驴尸。」
  
  屠杀达富土著的军事组织,名叫「江那维」(Janjaweed),由苏丹军政府和民间的伊斯兰部落混杂而成。达富这个地方,就像西藏,十九世纪之前,达富是一个独立的王国,后来埃及控制了苏丹,达富一度与苏丹合併。因為苏丹旱灾,阿拉伯的苏丹人不断在达富砍伐树木,他们是游牧民族,打进达富寻觅水源,激起达富土著的反抗,苏丹人火了,来一场灭族屠.杀。
  
  所谓达富危机,来龙去脉是这样,香港自称「国际城市」,但美亚花露来演讲达富危机,出席的都是外国人,午餐会上的香港人不足半打。平时惯见的本地政党份子,学者评论员之类,一个也无,可能都涌到沙田為曾宪梓老先生传送「圣火」吶喊打气去了,会场气氛反而相当和谐。
  
  另一张照片,一个小女孩肩上有一个陷入的弹孔,子弹没有贯穿,為什麼?因為她揹负一岁的小弟弟,苏丹军从后面开枪,背上的小弟弟中弹,子弹贯穿小弟弟的躯体,速度减弱,再射进姊姊的肩头。弟弟死了,救了姊姊一命。美亚花露讲到这里,全场鸦雀无声。
  
  毕竟是大明星,讲话清晰,很温婉,但很坚强。放幻灯片时,还配上一段达富的古老民歌,有一丝淡淡的哀愁。阿拉伯大使提问:「世上还有许多灾难,例如巴勒斯坦的孩子,你為什麼也不同时关注?」
  
  这个问题,没有什麼逻辑,但大使是问给他本国政府听的。美亚花露说:「我当然想帮助其他的国家,但一个人做得到吗?」
  
  幻灯片中的苏丹小孩和难民,个个拉着美亚花露,恳求她把血腥的真相告诉全世界,请欧美来帮忙。这一天,在座没有几个中国人,幸而无人以愤青的姿态站起来质问:「為什麼你们美国人总爱指指点点,干预人家的内政?」这种场合,出现这种问题,就像一碗汤浮现了一隻苍蝇。
  
  这一天的午餐会,一道番茄汤,虽令人听报告而难以下嚥,但维持外国记者俱乐部的名厨水準,味道很好。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