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场民主的选举

六月 9, 2008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Nargis飓风袭卷缅甸后的第七天,曼联在JJB stadium捧下英超联赛杯。在这前一天是缅甸的宪法公投,那里的国营电视台播放丹瑞派发救济品给受难灾民,呼吁百姓支持新草拟的国家宪法;在那后两天,《纽约时报》刊载了名为“When Burmese offer a hand, rulers slap it”的报导,署名是The New York Times。

距离缅甸千多公里外的不丹,于今年三月二十四日进行他们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民主投票,成立从未有过的国会。这个贫穷但却快乐的的国家(在世界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的排行上他们名列前茅),意外地从君主专制的体制走向民主的社会:与诸多流血和纷争充满的进程不同,他们的转变由君主推动。The Economist为此所载的报导副标题上写着“Vote on King’s Order”。

上述这两个佛教的国度都正进行着体制的转换,但在那进程的背后存在着南辕北辙的意味。缅甸军政府耗用十多年泡制出的新宪法,除了立下好些奇怪的条文——国会四分之一议席需留给军人担任、还有翁山淑枝因赘嫁外国人而需绝足于选举,更多是为着力保丹瑞统领的政权。迈向民主只是明摆的幌子,这些举措更多是顾自己:听取算命先生的劝告,为要躲避一场政变和一场灾难,军人政府离开仰光迁首都至小城彬马那;风灾后军队出动解救支援的速度远远没有镇压僧侣示威时那种矫捷迅速;还有依然故我地举行宪法公投,枉顾风灾后的国情和民情。即便走向民主该国的政府近乎等同不存在。

不丹的King Wangchuk则是少有的明君。在过往的二十五年里,不丹经济平均每年取得7%成长,人均寿命从44增至66,截至90年小学的入学率已达72%。这次他是为着国家的未来而推动民主,亲自帮助建立两个相异的党派来角逐国会。当地人民对这君主的想法很不解:King Wangchuk已经干得很不错,要民主制度来干嘛?国王的回答:或许我干得很不错,但未来的国王就很难说。

缅甸和不丹两国的情形相较下所呈现的对比非常的鲜明,并且清晰地透出这么个道理:一个国家民主进程的命运和那国的国君或是领导人有着密切的关系。不可否认民主的到来和国民的素质及意愿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但是有个像King Wangchuk的君主事情会简单得很多。

科威特今年也在五月十七日举行了他们的大选。但因近几年来科威特缓慢或半停滞的经济建设,与Dubai、Abu Dhabi和Qatar蓬勃的发展相较下,人们开始质疑民主这制度。尽管如此,他们还不至于要让他们的国王重掌大权。

或许君权体制也真能为国家带来繁荣。可这应该不长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