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十年磨剑

六月 15, 2008

2008/05/14
苹果日报

英国工党内讧,首相白高敦民望低落,选民眼看这个新人,大事当前,只懂抓腮搔耳,顾左右而言他,觉得优柔寡断,有点像香港前殖民地的某特首。

前首相布莱尔开始冷言冷语,说:身为首相,一天平均要作出三十个决策,白高敦不是这种材料。

从行政管理来看,白高敦患上了「专业心障」──他当财相太久了,他的管理心态,仍然是财政大臣那个时期。当财相,不必一天下三十个决定,只须筹备一年一度的财政预算案,注意经济大势,计算甚么时候叫中央银行加息减息,财相三十天才下一个决定。

财相干得太久了,正如一位眼科专家,看了几十年眼睛,手抓的仪器,全是看瞳孔的光镜、辨眼球的窥视器,观察的地带,只规限在病人的额头下、鼻子上的一片小小的地带,忽然叫他转当内外全科,改看伤风感冒、肠胃不适、心跳加速,一个眼科医生也顾不过来。

当老板,最怕是调动人事的时候,遇到这等伙计。譬如传媒这一行,总编辑走了,临时提升一个,找一个美工设计的头头来填补。这时这位美工设计师,能不能胜任总编辑的工作?他的心态,就要随时势而逆转、拓张、颠覆。当总编辑,不止美术设计一项,还要管人事、文字、发行,他是一天作三十个决定的主管,不是美工头目,每一期杂志,想的只是平面视觉的效果。

一个美术人才,如果平时不断自我装备,譬如接触历史、管理、金融经济的消闲书,开拓生活圈,往来的朋友各行各业,不止美术设计这一家,人生如戏,养兵千日,机会来的时候,就可以随时改一个角色。本来唱文戏的,改当武生,或者反串当花旦,这种出幽入冥的本事,就叫通才。

学美术的人,兼通音乐;读文学的人,学一点摄影,虽然有点业余,但可以临危受命,了解一点关于「人」的知识,必要的时候,有提升的机会。不错,老板一定不相信你有别的本事,他以为美术就是美术,你不可能懂金融,这是他的偏见,但叫你代理行政的总务,你可以改变他的偏见。机会之门永远只为准备好的人洞开。十年磨剑,虽然那把剑有可能会白磨,永远无人知晓你的剑术,但其间你赚到的是乐趣。白高敦的失败,是他想当掌门,但一直没有把剑磨淬得精亮。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陶杰:十年磨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