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中东潮型英语

六月 23, 2008

2008/06/21
苹果日报

奥运在北京举行,中国政府大举扫荡「中式英语」(Chinglish),例如:入口,不该叫Enter the Mouth,为了迎接国际游客,更正为Entrance。还有干炒牛河,本来叫Dry Fry Cow River的,据说也「规范」成合格的英文了。

但是,其实英文在世界上已经到处跟不同的语言姘交,讲Chinglish,最新的潮流,完全不必自觉老土,而可以是很型的生活态度,看看阁下有没有自卑感,只认定英女皇的英文才是正宗。

因为在中东,以杜拜为中心,今天流行另一种「中式英语」,叫做 Dinglish──中式,是指中东的阿拉伯话和印度语渗透之后的另类英文,因为地球一体化,许多英美CEO到中东和印度开会、做生意、落户,在杜拜说英语,有另一套词汇。

例如「双程路」,不是一本正经的叫Dual Carriageway,而是叫Come and Go Road:一条马路上,有来的车,也有往的车,这个Dinglish新名词,其实比正宗的英文更传神。

大城市的「回旋处」,不是香港车主熟知的 Roundabout,而是「圆圈」(Circle)。仔细一想:回旋处当然是圆形的,难道是方的不成?

还有「相似」(Similar)这个字,中东式的英文,叫做Same-same but different──「一样一样,但不一样」,不就是相似的意思吗?

中东天气热,天气热的地方,人就懒洋洋。在杜拜,如果叫一个秘书「今天」把文件打好,不要讲Today──因为在阿拉伯话里,「今天」的意思很抽象,即是「不急,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慢慢来,明天后天也不要紧」的意思。叫对方今天把事情做好,要强调「今天本日」(Today itself),按正宗的文法,完全多余,但这是中东,要入乡随俗。

中东式英语有自己的一套逻辑,因为地处赤道,阿拉伯人和印度人从来不戴手套,但他们穿袜子。中东式的英语,没有Gloves这个字,手套就叫做手袜:Handsocks,与广东话相同。

在餐厅里叫一客三文治,不烘底,不叫 Sandwich,而是叫「没煮熟过的多士」(Uncooked Toast)。

去到杜拜,机场、酒店、银行,讲英语的阿拉伯人,都讲这种话,以阿拉伯语或印度语的概念为主体,英文的意思是客,没有什么好自卑的,想一想,其中自有道理。阿拉伯有石油,石油就是金钱,你来赚我的钱,要明白我的另类英语。

此中并无对错,一切只是观点与角度。所谓Chinglish,不是也为英文添了一层姿采吗?例如,安全套,为什么一定是Condom,而不能叫The Security Glove(记住是单数)?正如李约瑟当他知道Cigarette的中文叫做香烟(Fragant Smoke)马上学中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