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问题的多个角度

十月 9, 2008

我曾明察暗访做些小调查,得出下列的认识:有南大商学院学生不知Tony Blair;有南大工程系学生误以为master的等级比PhD还高;有优秀的马来西亚独中生不知希山慕丁和那吉;有大学生不知 Katrina(他们以为“她”是一位美国女子);更近的,有大批高三理科优秀生和大一生,皆是马国人,不知记者陈云清遭内政部扣留。

知识分子闻着难免不摇头。在台湾,龙应台写《请问雅典在哪里》,针对台湾学生常识低落这问题,做出强烈的呼吁;李家同教授的好些文章也谈及这课题。另一边厢,暂且不论受教程度没达diploma的那群人,大把有为青年对此仍然我行我素,不以为然。Katrina和政客的身份与作为,在青年那娱乐快感充斥的眼里,很难与他们生活有痛痒。那些都太远,不关他家事。就似去年那袖手旁观的油站服务员,眼前一宗轮奸案正很可能发生,他木鸡般不理。他何以能如此?” 因为这不关我的事”

学习常识和广学多读,不似一般人所想,仅能用以锻炼记忆或打发时间,这太无趣。学习与本身专业不相干的学科对我们大有裨益,因为那些所学很可能在某处与我们的专业相连。福井谦说,”我们无法知道所学的知识会以怎样的形式对我们产生帮助,把学问比喻为植物的话,每一种学问的地下茎总会在我们料想不到的地方有所连结,…所以应该广泛学习“。不少伟大的哲学家、社会学家和艺术家也如是说。这也是为何,许多研究和概念上的突破,大都来自跨学科所给予的启发,而不是现有研究线性发展的结果。

Charles Munger,世界首富巴菲特的左右手,对跨学科学习有另一种看法。他常说,缺乏跨学科学习让人易在生活中做出不明智的选择和行为。他的名言是:对脑里只有斧头、 和只懂得使用斧头的人来说,世上所有东西都只能拿来敲,别无其他处理方法。即便在科学界,这看似逻辑思维严明的学术疆域,也会因缺乏跨学科的考量做出些蠢事。

《经济学人》就曾在林奈的诞辰纪念日上作了这么个报导。近十几二十年,生物界物种的数量增加很多,不是因为真有许多新物种出现,而是分类标准的改变,促成新物种出现。分类标准所以要改变,其背后原因主要有两个(除基因学上尴尬的处境不谈):第一,新物种的出现将使原有物种的数量变得更稀少,这对物种保护有饶益。举例来说,熊的种类原有二十种,如今分类标准改变了,熊的种类因此增加至四十种,而实质上科学家并没有发掘任何新种类的熊。在这情形下,每一种类的熊其数量将减少,使得更多种类的熊需要去保护以免绝种。第二,一块原始土地上物种数量的多寡决定其保护申请的成功与失败。因此,当物种的分类变细,自然该土地上物种的数量将增加,大大地提高保护申请成功的可能。

这分类标准的转变看来很合理也很聪明,其实相当不明智。假若,大象的种类只有两种,那么失去任何一种对这世界将是件大事。可若大象的种类给细分为三十种,此时如果失去任何的一种,影响会小得多。这细分的结果,只会造成人们不知应去保护哪种大象的尴尬处境。John Maynard Keynes若还在世,必然大为叹息:这情形无疑可以应用经济学上供应与需求的原理来考量。但是,科学界却忽略了这基本原理,差些为物种招致灾难性影响。

从这里可以看见广学的益处,以及狭学所能带来的问题。

泰国政局动荡变化有近三年,民主体制再次面临严峻的考验,这似乎与我们无关。美国华尔街Lehman brother和AIG的被收购,也离我们很远。印尼回教极端分子也正积极影响该国中庸回教徒的思维和想法。尽管这些事件并非发生在我国,但绝对和我们相关。印尼的人口占东南亚总人口的三分二,该国中庸回教势力的强大对东南亚区域的稳定非常重要。极端回教势力若是崛起和渲染开来,我国宗教和种族的和谐难免会遭受冲击,对华裔和印裔相当不利。美国华尔街若持续崩溃将会恶化资金的流动,金融紧缩届时会推高借贷利率的攀升,引发全球经济大萧条。我国经济以出口为导向,面对外在萎靡和低落的需求,我们的经济将无可避免步入衰退期。至于泰国政局,军方干政的恶果,既通过非民主方式推翻一个合乎民主选举诞生的政府,所伴随的一连串问题,绝对值得我们去关注。这份认识有益我们去思索议员跳槽,进而推翻一个合法政府是否合理与恰当。

甚至,配以菲律宾的历史,我们能对民主进程有些深刻的认识。跨学科学习、了解和认识世界许多事,能让人在自身领域有突破的成就,也能让人于生活上常做明智的选择。

刊登于2008年10月9日《联合日报》,自由言论版

Advertisements

4 Responses to “一个问题的多个角度”

  1. amykumeinyen Says:

    我在学校后院曾捡过一只小鸟。

    那是冬天,它很小,受伤了在树底下吱吱叫。我和友人抱它回家,给它到宠物店买虫子。岂知有经验的店员劝告我,把小鸟放回树底下。

    野鸟是属于天空的。死亡,是无奈的。她说:“如果你准备顺服它,你就得做好准备,养它一辈子”。而这种野鸟,非常吵的,邻居会投诉,最好不要惹麻烦。

    我当时很惊讶,这小鸟受伤了,身上长满了跳蚤,它妈妈已不知所踪,否则早已把它带回家了。

    我和友人一直盘算该怎么办。后来,我喂饱了小鸟,为它刷干净身上的跳蚤,就把它放回树底下。由于不放心,我一直在那里守候。

    突然,听闻吱吱叫从树上传来。它妈妈来了,妈妈一直都在。原来,小鸟是因为要学飞,才从树上掉下来。路上人来人往,妈妈没有办法把小孩带回家。我听清楚鸟妈妈行踪,把小鸟连同箱子一起挂在树上。尔后,小鸟就小步地往妈妈方向蹦跳过去。

    折腾了一天,天已黑,才大功告成。在这里,小鸟或任何野生动物,都是自由的。人类,不能随意侵犯动物自由。如果顺服了小动物,你就有义务与责任,养它们一辈子。

    全是自由题。

  2. amykumeinyen Says:

    大象的种类频繁,和保护绝种动物,好像无太大关联。重点是保护森林,而非“保护”大象。卧龙岗里的大熊猫专家,谈的也是如何引导大熊猫回归大自然。

    况且,每每要到“保护”状态,才来临时抱佛脚,未免太迟了吧。It’s a chain of ecosystem. 个体很重要。如何准备整个大环境,让每个个体都能得到各自所需,才是最理想的。

    我们不要得到一个,典当了另外一个。

  3. Jen Says:

    Lehman Brother虽然部分有利资产被脱售但是它应该是破产了而不是被收购吧?

  4. 药师 Says:

    Jen: 你说的没错,整体上是破产,只有好些部分被收购,我犯了这错误。应当是“部分被收购”。

    谢谢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