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奶粉与次房贷

十月 12, 2008

次房贷危机爆发近一年,许多情况至今仍不见改善。在美国,几经波折后,国会山终于通过7000亿的救市配套,尽管没人知晓它能力挽多少的狂澜。大西洋的另一岸,情况也不看俏。短短三天内,欧洲七国就出手挽救了五间银行,多数以入资的形式来进行。这轮金融危机或许真是made in USA,但它如今已成了全球的问题。

在中国,三聚氰胺的问题还持续地延烧。更多小孩因肾结石而死,也有更多小孩的肾脏被发现有问题。另外,陆续有更多的食品或乳制品被验有三聚氰胺的成分。如今,这毒奶粉的雪球越滚越大,在不同区域演变至不同程度的信心危机——乳制品的信心危机。还不仅如此,各国百姓现在开始抗拒中国货,特别是食品与药物类商品。

这食品安全问题已不是第一次。一年前,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宠物食品被发现含有三聚氰胺,招致美国史上规模最大的宠物食品回收。当时在巴拿马,约有一百人因服用含有二甘醇的药物而死亡,出事的药品盒上写着中国制造。另外,希腊和波兰同期也先后于中国生产的面筋和米饭蛋白中,找到三聚氰胺的踪迹。为此,中国政府当时赶紧颁布新的食品药物监管法,严办郑筱萸(药监局原局长),作为日后食品药物安全的保证。

但保证失效得极快。今年七月十六日,甘肃省政府禀报中国卫生部,指出好些婴孩患有肾结石,全都食用同一品牌的奶粉。但,除九月一日当局表明这不寻常现象的确源自某品牌奶粉,就不见进一步行动。八月二日,北京奥运前六天,纽西兰Fonterra接获中国三鹿相关问题的通知(Fonterra拥有三鹿集团42%的股份),并于之后数星期尝试谁服当地官员进行公开回收,最终却不得要领。直至九月十一日,三鹿才大规模于中国各地回收产品,总重700吨。

事后中国中央政府宣称,在这危机中他们反应果断且迅速,尽管外界不知那迟来的回应——七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一日彼此间隔近两个月——该如何被视作是迅速的。显然,北京奥运前夕问题已浮现,官方却迟至残奥快结束时才有所行动,人们有理由相信,这“迅速”的回应是为了一个完整的京奥和残奥。

这显然不明智。毒奶粉危机与美国次房贷,在好些层面其实长得怪相似。都因疏松的监管而起,企业赚走了不薄的盈利却丢给了社会巨大的负担和问题。只是中国当局选择了掩盖,理由很堂皇: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尽管我们不曾梦想melamine能够这样敲打我们的生活。

如今,美国政府已准备就绪。未来的日子,纵然不能根除次房贷危机,那七千亿也总能缓和问题的扩张。未来更严苛的管制也将重建信贷的信心。但在中国,未来的任何保证,却再也难以挽回消费者那逝去的信心,还有已故的婴孩以及受创的心灵。给京奥砸下的无数人民币也全付诸流水。更可悲的是,京奥的辉煌配以三聚氰胺的噩梦,无奈早已形成一部充满反讽的闹剧。

正如麦凯恩所言:仅说“相信我”是远远不足的。

刊登于2008年10月9日《联合日报》,自由言论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