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与蛋白质检测

十一月 11, 2008

马来西亚几乎没经历大波幅地震,或许是上苍的眷顾,她并不处在地震带。但不见得所有非地震带地区都能免去激烈摇晃之苦,像是密苏里州的新马德里。1811年12月11日当地居民就经历了颇为激烈的地震。这类非典型地震给科学家带来了难题,特别是对过往(以及史前)地震爆发时间的追朔,还有未来地震发生的预测。不过透过邻近洞穴里石笋的年龄,科学家似乎找到了办法。

福尔摩斯曾说过,推理专家仅透过一粒潜在海底的沙子就能一窥海洋的全貌,虽然这说法挺夸张,但也有些道理。溶有二氧化碳的雨水,流过洞穴顶处的裂缝溶解了少量的石灰岩,滴至洞底,经年累月不断重复地发生,逐渐形成了石笋。科学家发现,每当有新一次地震发生,洞穴顶处会有新裂缝,许多年之后新石笋也就伴随而生。通过检验洞里石笋的年龄——审核石笋里特定元素同位素的数量——科学家能推算过去数千年特定地区有多少地震发生,大略在何时。这推理虽不及福尔摩斯所言般神奇,但也不算差。

就密苏里州的新马德里来说,相关人员在当地邻近洞穴首先发现起始于1917年与1811年的石笋形成——这与历史纪录中地震发生的时间相吻合。接着,科研人员得出在过往的一万八千年该地共发生了七次地震,平均间隔是两千五百年。这消息想必让新马德里现下居民甚感放心:下轮地震还有些时日才会来。

把石笋年龄与地震发生时间相联结,这无疑是个相当美妙的科学方法。向来,科学家大多通过严谨的理论推理,旁敲侧击,大胆假设与小心求证,来另辟蹊径去了解这世界。天体物理学家不曾接近过太阳,但却知晓太阳的组成。甚至那遥不可及的星系,里头的恒星,仅凭它们送至地球的星光,透过光谱的分析,科学家就能大略知晓它们情况还有它们的组成。还有不必通过具体去计算溶液里蛋白质的数量,就能大略知道里头蛋白质的成分含量。

溶液里蛋白质的检测向来都不是易事,含量的确定更困难。主要问题落在蛋白质的种类太繁多,即便是计算溶液里蛋白质的基本组成单位——氨基酸的数量也相当不容易。人体所能消化吸收及利用的氨基酸就有22种,若要确定溶液里氨基酸的总含量,也就得对溶液里各个氨基酸种类的数量去进行计算,这太不经济也太费时。

好在氨基酸都含氮,而且这元素鲜少出现在非蛋白类的有机化合物当中。所以只要检测溶液里的氮,就能大略知晓里头蛋白质的含量,不必去鉴定氨基酸或是蛋白质的数量,简单又方便。如今食品工业皆用此套原则来检定他们的原料和产品。

这真是个美妙的方法——至少在人们滥用三聚氰胺去凑数前,它提供了人类巨大的方便。无论是运用石笋的年龄来追朔地震发生,还是通过氮来鉴定蛋白质含量,人们企图藉着其他途径,特别是科学的方法,来达致生产与认识的目的。但科学都立足于理论,理论的推导必然存有些许的假设来方便思索,而假设的存在则反过来划出理论有效的范围,过了那范围那理论便不适用,结论会错误。就那蛋白质的检测法来说,那方法至少隐含着这么个假设:人类不会用非有机化合物三聚氰胺充替氨基酸,来逃过蛋白质含量的检测。

越过这假设,那方法和理论便失效,所以我们有了乳制品的信心危机。

刊登于2008年11月11日东马《联合日报》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地震与蛋白质检测”

  1. jen Says:

    其实很多假设是错误的。。 哈哈
    都是在瞎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