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金融危机与中国的国际经济秩序

十一月 11, 2008

郑永年
2008/11/11

  横扫整个西方世界并且把很多发展中国家拖入其中的金融危机,已经带给人们很多的思考。其中最大的呼声莫过于重建世界经济秩序了。但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或者像中国和印度那样的新兴经济体,对未来新经济和金融秩序是怎么样的及其如何重建并没有基本的共识。

  欧洲在这方面表现得相当积极。尽管欧洲和美国一直在主导世界经济体制,但两者的利益不尽相同。实际上,欧元诞生本身早就说明欧洲要通过欧元的机制与美国分享更多的权力和利益。这次因为美国而引起的金融危机给欧洲来说是个好机会。

  美国显然和欧洲不同。美国的最大利益就是千方百计求得全世界(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的帮助,拯救现存体制,继续维持其霸权地位。

  所以,虽然西方一些人宣称只要跨大西洋联盟(欧美)合作,就可化解金融危机和重建世界秩序,但美欧之间对新秩序的理解不同,很难达成一致的意见。同时,无论是欧洲和美国,已经无力单独来化解危机或者重建秩序。他们必须面对现实,重估新兴经济体的能量。这样,中国的角色就体现出来了。

  很容易理解,最近一段时间里,西方一直在高调谈论中国的角色和中国责任,使得一些人飘飘然,受宠若惊,开始不知道如何定位自己的国际角色了。

新秩序并非确立另个霸权

  没有人否定中国必须参与新经济金融体制的建设。因为中国经济在国际经济体系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中国如果不去参与拯救危机或者体制重建,那么就与国家利益相悖。同时没有中国参与,就不会出现真正的国际合作。

  客观上,国际经济和金融体制的健全运作需要稳定器。大国无疑可以起到稳定器的角色。

  中国必须参与。但如何参与呢?这和中国对新国际经济金融秩序会是怎样的有很大的关联。

  首先要意识到新的经济和金融秩序的确立不是以一个经济霸权取代另外一个。不管美国的危机有如何严重,没有任何一个经济体包括欧洲在内都没有能力取代美国的未来角色。

  但美国的重要性并不意味着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要站在美国这一边,恢复美国的经济霸权地位。实际上,这次经济金融危机的发生的主要原因就是美国霸权这一事实。美国霸权成为事实既有美国本身的原因(即追求霸权地位及其维持这种霸权地位),也有其他一些国家努力依附于美国经济从而强化和巩固美国霸权的原因。

  18和19世纪,英国经济称霸全球。到了上一世纪,美国取代英国霸权。在西方,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危机被视为是缺少一个负责的全球性经济霸权所致。

  二战后所确立的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经济金融秩序就是从制度上保证了美国这样一个经济霸权的地位。但是,没有任何制度能够保证美国也同样能够履行作为一个霸权的责任。美国的霸权地位在帮助美国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的同时把各种危机转嫁给其他国家。其他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生产和积累,美国则大量消费,这种现象已经持续数十年。

  人们经常说,美国人是消费未来。这话只对了一半。美国人大量消费的是其他国家的财富。而这些财富正是美国通过美元等经济和金融机制从其他国家转移而来。

欧洲在争取更大的国际支持

  这个国际经济金融体制因此弊端丛生。最主要的就是美国的滥用权力。无论在内政还是外交,绝对的权力造成绝对的腐败。这个体制赋予美国绝对的权力,但没有任何制衡这种权力的机制。

  它造成了这样一种局面:任何国家都必须依附于这种体制;如果不进入这个体制,那么国家就得不到发展;但一旦进入这个体制,那么就必然成为这个体制的附庸。

  同样,一旦这个体制生病了,其他国家也要跟着生病;这个体制死亡了,就要跟着死亡。因为美国是这个体制的“老大”,世界经济体系实际上就是美国体系。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次美国发生了危机,亚洲国家都要想方设法地去拯救美国。日本是美国体系的一部分,中国的金融尽管不那么自由化,但也已经有一大半融入到了美国的体系。原因再也简单不过了,美国倒下了,这些国家也会跟着到下。这些国家不得不屈服于美国转嫁危机的能力。

  这也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欧洲国家很难得到亚洲国家的真正合作动力的原因。这次欧亚峰会,尽管双方都表达了最高层次的意愿来合作化解危机,但就是没有具体的措施和办法。

  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眼睛都盯着美国,他们的关注重点仍然是美国。拯救美国就是拯救自己。但欧洲就不一样了。欧洲并没有有效的机制从亚洲转移财富,因此对亚洲很难构成真正的压力。

  欧洲早就意识到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的道理。因此,就有欧元的产生。当然,迄今为止,欧元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抗衡美元。美国的经济金融霸权确立已久,拥有很多的依附者。欧洲要得到同样的国际支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要靠自力扮演重要角色

  中国应当作什么样的选择?多年来,中国一直在追求一个比较民主的国际经济和政治秩序,但这个秩序是怎样的,中国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但现在应当明确一些了,那就是经济和金融的多极化。

  只有美国一极的经济金融秩序对谁都没有利益,对依附于美国的经济体没有利益,对美国本身也没有利益。经济和金融多极世界就是说,这个世界需要美国、欧洲、亚洲和其他更多的经济金融权力极。

  这是一个比较分散或者分权的体系。各个极之间并非互相封闭,而是互有关联,但不能有一个绝对的霸权主导一切。它们间相互制约,防止权力的被滥用。

  如果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和日本之间能够合作,亚洲早就成为经济金融权力的一极了。亚洲经济金融共同体的概念早就提出,但就是发展不出任何有形的制度。

  这里除了一般人们认为的中、日、韩三国之间的历史问题,更为重要的恐怕就是这些国家都在依附美国方面构成竞争。既然这些国家都已经高度依附于美国,怎么还能够有形成独立一极的意愿和能力呢?

  那么如何追求一个分权的和民主的国际经济金融体系?中国和日本合作非常重要,但可欲不可求。不管中日两国今后会有多么密切的经济交往,日本很难和中国同处一个体系之内。

  中日一体从前没有发生过,现在没有发生,以后也不会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必须重新靠自己的力量和自己在国际经济金融体系内的角色。

  毋庸置疑,中国在国际经济和金融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并且今后的地位会继续提高。但必须意识到,不管中国的力量在将来变得多么强大,类似美国的一霸超强的时代已经过去。中国唯一有可能的定位是和亚洲其他国家一起追求成为国际经济金融体系的一极。要追求这个目标,中国不可避免要面对几个重大的问题。

理性处理同欧洲的关系

  首先是和美国的关系问题。中美两国已经到达相当高的依赖程度。中国对国际经济金融的整合就其本质来说就是和美国的整合。但如上所说,这种整合在支持着美国经济霸权的同时实际上也使得美国权力更容易腐败。

  尽管从短期看,中国还是可以从依附于美国经济中得到好处,但为了最终促成亚洲权力极的形成,中国要有意识地减少对美国的制度依赖。实际上,在经济上减少对美国的依赖也有利于中国在其他方方面面减少来自美国的压力。

  其次是理性处理和欧洲的关系。中美两国之间因为有地缘政治的关系,中国有很大的动力经营和美国的关系,但中国和欧洲的关系则不一样了。

  中欧之间没有地缘政治关系,双方很容易互相忽视。但中欧关系显然对建设多极经济金融体系非常重要。在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关系的同时,中国应当向欧洲作些倾斜。

  但这种倾斜并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就是说放弃美国而转向欧洲。如果这样,就会犯和依赖美国同样的错误。向欧洲倾斜就是说中国要支持欧洲成为经济金融的权力一极的同时寻找自己的国际空间。

  更为重要的就是亚洲优先问题。中国要把重点放在亚洲,这不仅是因为中国是亚洲国家,而且更是因为中国和亚洲国家的经济已经得到相当高的整合程度。这种整合程度随着中国的继续发展,必然会进一步加深。但在中国和亚洲经济金融整合的制度化方面,中国不可强求,一种自然状态的整合更合乎亚洲特征。

  这些方面的努力都会在不同程度上促成国际经济金融的多极化。一个经济金融的多极世界对中国本身有利,对亚洲有利,对世界也有利。中国的大国责任既不是向美国负责,也不是向欧洲负责。真正有意义的责任就是建立中国一直在强调的一个公正的世界经济和金融秩序。

注:作者是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联合早报:金融危机与中国的国际经济秩序”

  1. 山下聖人 Says:

    世界经济正迈向中国了

    山下聖人(http://readingforlife.wordpress.co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