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喜是悲

九月 27, 2012

记得在你被确诊患上Crohn’s disease的前几个晚上,你和父亲通了电话。话筒另一端的他向你保证,他给你的遗传因子,绝对是好的,所以你不可能患上这类的遗传疾病。你心里当下对此嗤之以鼻。

但,或许,他说的真的没错。

基因学家Matteo Fumagalli和Manuela Sironi于2009年发布了一篇学术文章,他们发现,六个与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共有两种,一是ulcerative colitis,另一是Crohn’s disease)相关的基因变种,更多存在于那些过去生长在环境有较多病毒、细菌和寄生虫的族群里。这些基因变种并不随机发生,相反的,那是一种演化下所带来的优势——拥有这些变种让个体更好地对抗那些外来入侵者。

换句话说,如果你现今生活在一个落后,或病毒、细菌、寄生虫布满的社区里,与当地其他人们相比,你将更健康,生活得更好,或许脑部会更加发达(因为身体不需要花费太多能量去抵抗不速之客,这让脑部更好的发育)。只是如今你处在二十一世纪、卫生环境良好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你那优势不但英雄无用武之地,相反的,它还带给你不小的问题,攻击你自身组织。

相同的问题也发生在拥有STAT6的变种基因的哮喘病患身上。拥有这变种的人,他们身体更能抑制血吸虫(Schistosoma haematobium)的生长繁衍,这对过去生活在荒蛮之境的人们来说,绝对是个优势。可这优势来到了近代,血吸虫已少见,这好处倒成了哮喘的根源。

因此,你或许可以感到一些欣慰——是的,你这病的发生不是一种纯粹的倒霉,只是时不与你。